大千世界
尽在其中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1945年8月,美国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分别投下两枚原子弹,随后日本宣布投降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鲜为人知的是,还有第三颗原子弹的存在。

假如日本没有投降的话,它就会被投到日本第三个城市上空。

前两枚原子弹造成了日本近20多万人死亡,产生的辐射也间接杀死了很多人。

第三颗原子弹虽然没有爆炸,但却被人们称为“恶魔核心”这是为什么呢?

恶魔核心之钚核

恶魔核心是一个重6.2公斤的球形钚核,日本投降后这枚钚核被科学家用来在实验室进行临界实验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钚是一种放射性元素,也是天然存在于自然界中质量最重的原子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钚239是钚最重要的同位素,半衰期为2.41万年,常被用来制造核武器。

钚239是核武器中最重要的裂变成分,它的原子会不断地从其原子核中释放出中子和其他粒子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大尺寸的中子与其他原子碰撞,使它们分裂并释放出更多的中子。

这些中子然后继续引起更多的碰撞,分裂出更多的原子。

这就造成了持续而快速的核连锁反应,涉及分裂数万亿个原子,并释放出大量的核能,导致炸弹爆炸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这枚钚核没有爆炸但它却杀死了两名曼哈顿计划中的科学家,因此获得了“恶魔核心”这一称号。

而这两起事故中也充满了奇怪的相似之处。

两人都是被同样的方式辐射致死,他们发生事故的那天都在当月的21号,并且那天正好都是星期二,两人最后又都是在同一间病房去世的。


第一次实验事故

达格里安是一名年仅24岁年轻的物理学家,1943年他加入曼哈顿计划,从事制造原子弹的工作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日本投降后一周的某个晚上他吃过晚饭后回到实验室,继续进行临界性实验。

按照实验室的规定,下班后是不允许继续加班的,而且在没有其他同事在场的情况下,也不能进行实验。不过这些规定都被他无视了。

达格里安实验的内容是在钚核周围放置碳化钨砖。

作为一种非常致密的金属碳化钨可以防止中子飞出体外,相反,中子会被反射到钚上,从而使更多的原子分裂并释放出更多的中子。

钚核被越多的碳化钨包围,其原子分裂的速度就越会增加,最终,钚核可能会超临界或失控。

每放置一块砖后,达格里安就使用盖革计数器检测,以确保产生的核连锁反应没有超过临界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正当他持续摆放砖块时,盖革计数器的滴答声开始加快。

匆忙中,达格里安手里拿的那块砖滑落了,正好掉在了钚核的顶部。钚核瞬间进入了超临界状态。

房间里蓝光一闪,出现了一股热浪。盖革计数器也在疯狂地运转。

惊慌失措的达格里安直接用手取出了掉落的砖头,在取出砖头的同时,他的手也感到了一种刺痛。

不过幸运的是核连锁反应停止了,盖革计数器也安静了下来。

虽然,整个事情发生还不到一分钟,但是达格里安已经受到了严重的辐射,他的双手也被烧伤。

在随后的几天里,他的双手因辐射灼伤而起泡,整个身体也开始像气球一样膨胀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拍摄这张照片16天后,达格里安(Daglian)因辐射中毒而死亡。

当天在场的还有一名29岁的保安,这名保安受到的辐射剂量较小,又幸运地存活了33年,而后死于白血病和由辐射引起的其他并发症。

事故仅仅过去一年,又一名物理学家也同样被这枚钚核“杀”死了。

第二次实验事故

科学家们这次使用铍对钚核进行临界性实验。和碳化钨一样,铍也能反射中子。

斯洛廷和他的7名同事正忙着用两个碗状的铍半球进行实验。

斯洛廷将其中一个铍半球放在桌子上的木框中,并将钚核放在里面。

然后,他将另一节铍半球放在钚核上,确保它不会完全覆盖钚核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如果反射中子的铍半球包围了核心,钚核就会达到超临界状态。

根据实验室的规定,他应该使用分流器来保持半球的分离。

不过斯洛廷左手拿着干扰器,右手拿着一把长长的螺丝刀,他打算把螺丝刀插在两个半球之间,让它们分开。

结果还是手滑,这把螺丝刀从他手中掉了出去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铍半球闭合,盖革计数器疯狂运转,核连锁反应进入超临界状态。

蓝光一闪,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。

好在斯洛廷的反应非常迅速,他立刻将铍壳翻开。

随后的计算表明,这次裂变反应的总次数约为三万亿次,比第一颗原子弹小一百万倍,但仍足以发出大量的放射性物质。

这种放射性激发了空气中的电子,当它们滑回未被激发的状态时,发出了高能光子--蓝色闪光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重建的实验的俯视图

斯洛廷的左手离钚核最近,科学家们后来估计它至少接受了超过一万五千雷姆的低能X射线。

这只手最终呈现出蜡蓝色的外观,并出现大水泡。

斯洛廷的全身剂量大约是中子、伽马射线和X射线的二千一百雷姆(五百雷姆就足以使人致命)

第五天,斯洛廷的白血球数量急剧下降。他的体温和脉搏开始波动。

到了第七天,他开始精神混乱,嘴唇变蓝,被关进了氧气帐篷。

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左边的斯洛廷与他的同事站在第一枚核弹旁边进行部分组装

最终,他陷入了昏迷。事故发生的九天后他就去世了,年仅三十五岁。

他的尸体后来被运到温尼伯,使用密封的陆军棺材下葬。

总结

恶魔的核心并不是恶魔。而是由于科学家自己的粗心大意和无视安全协议造成的。

在他们死后,临界性实验被叫停了。

不过事故发生后,核心仍然具有足够的放射性,需要时间冷却。据记录显示,这枚钚核在1946年的夏天被熔化并被重新铸造。

这次事件后实验室发布了一份备忘录,概述了未来的安全措施。建议所有的临界性实验都要通过远程控制和在单独的建筑物中进行,以减少辐射暴露的风险。

每一次的安全警示都是人们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,这一次也同样如此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千资讯 » 人称恶魔核心,原计划投放日本的第三枚原子弹,杀死了两名科学家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