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千世界
尽在其中

敌人一个个地被打倒,却摸不清子弹从哪打来

敌人一个个地被打倒,却摸不清子弹从哪打来


百年大党,风华正茂!


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!值此之际,解放军报微信“熄灯号”特别推出“百年党史微讲堂”栏目,讲述红色经典,弘扬先辈精神。

作者简介


杨成武,文中身份为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,冀中军区司令员。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。


“倾听经典故事 追寻红色记忆”系列之三十一


层层火阵烧野牛

■杨成武


在伟大的抗日战争时期,我党我军在日寇占领下的北平、天津、保定、石家庄、沧州之间的广大平原上,建立了中外闻名的冀中平原抗日根据地。


这里,让我们回顾一下,“五一大扫荡”后,冀中军民在党的领导下是怎样展开地道战的。


“五一大扫荡”前,冀中人民就挖了许多土洞和地窖,来坚持斗争。“五一大扫荡”后,随着斗争的日益残酷,党领导人民把简单的土洞和地窖,发展成家家相通环绕全村的地道。村落地道向四野延伸,与邻村的地道衔接起来,更构成了村村相连的地道网。地道网内的通风、照明、防水、防火、防毒、防挖掘等问题都被群众的土办法加以解決,而且设有许多秘密的瞭望孔、射击孔,可以眼观四方,枪打八面。有的地道挖成上下两层,平行几条,设有翻口,可以上下翻,左右翻,人们称它是“天外天”、“楼外楼”,既利于隐蔽转移,又便于出击歼敌。


冀中全区到底有多少地道,难以作出确切的回答,但有一个数字可以说明其规模的宏伟——仅一九四四年下半年以后就挖了近一万多里长。许多地区把发展地道与改造村落相结合。在村的四周筑起围墙,村内堵塞街口,临街的房屋垒起夹墙,层层构筑工事;在坚固的高房上构筑房顶堡垒,各幢房屋之间架搭天桥,互相连接;各家掏墙连院,这就形成了“天地人”三通,构成了房顶、地面、地道和村沿、街内、院内纵横各三层的交叉火网,再以野外地道为纽带,把村庄、野外、地道组成了一个连环的“立体”的作战阵地。


地道战的高度发展,使我军在敌碉林立、路沟如网的平原上,到处都有巩固的后方。小型工厂、医院、报社、印刷所、电台、仓库都有了稳妥的工作场所。这样,既利于小分队活动打击敌人,也利于较大的部队集结隐蔽突然歼敌;既利于防御,也利于进攻。敌攻我一村,各村即予以支援,展开“村落连环战”,陷敌于层层包围之中。还可以依托四通八达的野外地道封锁敌人的岗楼据点,实行“堵门伏击”。


饱尝地道战苦头的日军,企图以优势的兵力和装备,焚毁我村庄,捣毁我地道。结果还是碰得头破血流。我十分区部队在霸县米家务的地道战,就是粉碎敌重兵突击最出色的战斗之一。他们抗击了日军一个大队和伪军一个团的进攻,从村外打到村内,从房顶打到院内,从院内打到地道,又忽然从地道跳出给敌突袭。使敌人攻无目标,战无对阵,一个个地被打倒,却摸不清子弹从哪里打来。天黑后,日军大队撤出村外,村里只留下伪军,企图第二天再寻计破坏地道,消灭我军。岂料我军乘夜把伪军团团围住,一阵爆破加猛攻,像秋风扫落叶似的把伪军歼灭大半。那个日军大队陷于我村落连环战的牵制,也无计可施。


著名的高阳县皮里村地道战,更显示出它巨大的战斗威力。我九分区司令部依托该村的地道与近千的日伪军整整打了一天。日寇为了破坏地道,使用了水攻、火攻、烟熏、施放毒气等手段,但都没有损伤我军的一根毫毛,最后在我军里外夹击下,敌人丢下了成百具死尸,狼狈而逃。


在战争最残酷的年月里,英雄的冀中人民,英勇的战斗精神和无比的智慧筑成一道“地下长城”,化无险可守的平原为不可攻克的要塞。到一九四三年初,许多小块的根据地逐步地恢复起来了,地方武装也有所扩大,这样就为新的发展创造了条件。


(本文节选自《星火燎原》,略有删减;《星火燎原》是毛泽东题写书名,朱德作序,无数革命前辈用鲜血和生命写就的红色经典,生动再现了壮怀激烈、惊天动地的革命故事,承载着我党我军的基因血脉,蕴含着伟大的革命精神。)


来源:解放军报微信

播音:刘敬一

编辑:马艺轩

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千资讯 » 敌人一个个地被打倒,却摸不清子弹从哪打来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