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千世界
尽在其中

毛泽东为武钢顺利投产而高兴,做了一件事,创造了自己的游泳之最

1958年9月13日午后,毛泽东邀上张治中,在王任重等同志的陪同下,从东湖宾馆驱车来到长江边。太阳正当顶,天气炎热,一行人登船后,毛泽东忙着下水前的准备,等船驶到江心后,在护泳人员的陪同下,他顺着船舷的扶手下到江里,一口气游了二十多里地,经工作人员在江轮上大声提醒护泳人员,说船快到蒋家墩了,主席才出水回到甲板上来。

毛泽东为武钢顺利投产而高兴,做了一件事,创造了自己的游泳之最

毛泽东游泳

不一会儿,毛泽东精神焕发地走出更衣室,他足蹬一双青布鞋,下身穿一条宽松的灰裤子,上身穿一件白衬衫,并将衬衫的下摆扎进裤子里,显得整洁而又朴素。如果说他与众不同,只是随行人员大多穿短袖,或将长袖筒挽半截,而毛泽东习惯将两只长袖筒拉伸至手腕,并扣上袖扣。

下午2时,江轮抵达蒋家墩码头。毛泽东一行沿着堤坡拾级而上,武钢李一清、韩宁夫等人早在码头等候,随即请主席一行人上车离去。

几辆轿车沿着江堤行驶了一小段武青公路,拐弯驶上七、八街坊前的干道。在车上,毛泽东打量着车窗两边一排排火柴盒式样的三层楼房,猜出是职工住宅区,很关心地向李一清询问了武钢职工的住房情况。

毛泽东注视着车窗外,满面红光,手中的香烟飘逸着淡淡的烟雾——整整一个“抗日战争”的时间,他老人家在莫斯科靠发脾气发出来的武钢,已进入众人的视线里。

毛泽东眼里炯炯有神,对李一清说:“高炉多少时间炼一炉铁呀?”

不等李一清回答紧接着又追上一句:“产量多少?”

李一清回答说:“大约三四小时炼一炉,日产2000吨。”

毛泽东接着问:“你们搞钢铁事业有没有信心?”

李一清信心百倍的说:“有!”,并向主席作了汇报。

最后李一清说:“现在全国大办钢铁,为了满足耐火材料的需要,武钢耐炎材料厂也开工兴建了。”

“那好!”毛泽东点了点头,又问:“你们有多少职工?”

李一清回答说:“现在已发展到65000人了,我们还要支援其他钢厂的建设。”

“对呀!力量发展了,就要支援别人,要有协作精神。”毛泽东赞扬地说。

按李一清事先的安排,本想直接驱车上1号高炉,但毛泽东在车中说,还想听一听汇报。

毛泽东为武钢顺利投产而高兴,做了一件事,创造了自己的游泳之最

毛泽东边走边问

不一会儿,几辆乌黑闪亮的轿车鱼贯地驶入武钢厂区,在一排低矮的简易活动房前停下来,李一清请毛泽东下车稍事休息。毛泽东弯腰从车门探出身子,他一抬头,目光超过简易活动房的屋顶,看到一二里路外的高炉远影,嘴角浮现出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张治中同秘书余湛邦下了车,走上前来同王任重等同志陪同主席走进简易活动房。

一进门,毛泽东仰起脸来打量一下,伸出手指着房顶的石棉瓦,侧过头来问李一清:“你们在这里办公?”

“是,主席。”李一清打开一台老式电扇,将一张单人圆沙发挪近毛泽东身边,回答说:“先生产,后生活,我们没有忘记战争年代。”

毛泽东点点头,感慨地说:“小米加步枪能打败国民党,活动房里也能流出铁水来!”

毛泽东对党外人士是很注意礼节的,他向武钢的同志介绍了张治中先生。

这时,韩宁夫正拉开墙壁上厂区总平面图的帷幕,毛泽东见他有点面熟,一时记不起姓名来,便问道:“嗯……两年前见过一面,你叫什么?”

“主席,我叫韩宁夫。”

毛泽东听得明白,幽默地说:“你取了一个苏联人的名字喽,又是‘宁’噢,又是‘夫’喽……”引得大家笑开了,一片无拘无束的气氛。

毛泽东坐下来,满怀兴致地看着厂区总平面图,听取韩宁夫的汇报。毛泽东听得很认真,不时插话,首先关心地问:“什么时候可以出铁呀?”

当听到3时30分钟左右可以出铁的回答后,毛泽东进一步关心地问:“是不是有把握呢?”

当听说有99%的把握,但也可能有预计不到的万一时,毛泽东笑了笑说:“今天看不到,我明天再来,明天看不到,我以后还来,总而言之,我三顾茅庐也要看到你们出铁。”

满面春风,不断亲切地访问。当介绍到矿山的时候,他说:“你们矿里的铜也含得不少嘛,年产多少?”当韩宁夫回答了一个数字后,毛泽东笑着说:“看来,你们这个钢铁公司应该叫钢铁铜公司。”

当介绍到炼焦能回收200多种产品时,毛泽东又问:“你们回收多少种?”回答说:“11种,有硫铵、粗苯、萘……”

毛泽东的思想跳跃得很快,立即想到了另一手也要抓紧的农业生产,对韩宁夫的回答很感兴趣,立刻插话说:“你们的硫铵怎样?那可是农作物的主要肥料,应该多产些。”

有人回答说:“我们第一个焦炉一天产10吨,将来要提高到20吨。回收的11种,别的化工厂能提炼出180多种产品来。”

毛泽东听后,指示说:“你们也可以回收,应该多搞些。你们这样大的企业,应该办点化学工业,办点机械工业、办点建筑材料工业,各种工业都办点,办成综合性联合企业。”

当话题转到1号高炉时,毛泽东听说1号高炉有70多公尺高,12公尺直径粗,日产2000吨生铁时,他满意地说:“你们的高炉不同一般,应该叫大大高炉。”

下午2时59分,毛泽东离开简易活动房,乘车驰向1号高炉。转眼工夫,毛泽东在车内还来不及抽完一根香烟,轿车“嘎”地一声在潮水一般的人流前停下来。

毛泽东为武钢顺利投产而高兴,做了一件事,创造了自己的游泳之最

毛泽东视察武钢一号高炉时向工人们挥手

在1号高炉出铁现场上,聚集的武钢职工正翘首以待。当轿车出现在视线里时,骤然爆发的欢呼声压倒了高炉放散的巨响,气球、彩带在人头上空腾跃飘曳,人人都想看上毛泽东一眼,争先恐后地朝轿车挤拥过来。

李银桥拉开轿车门,毛泽东左手指头夹着半截香烟。探身从轿身上下来,扬起右手朝人群招手。毛泽东挤出人墙,青布鞋踏上了高炉铁梯,来自中南海的女摄影记者侯波举着照相机抢步走在前面。

铁梯口,高炉工地主任韩喜见主席上来,他伸手想扶一把,毛泽东微笑地摆了摆手,沿着铁梯一步步登上高炉炉台,那里等候着14位为武钢建设立下功劳的先进模范人物,他同大家一一握手。

李一清把女焊工吴润梅向主席介绍,毛泽东和吴润梅握着手,问她今年多大年纪?吴润梅激动地说:“今年21岁。”毛泽东又问:“工作有什么困难吗?”吴润梅回答后,李一清拉着毛泽东的胳膊,又介绍另一位劳模:“这位是电焊工厉焕波同志。”毛泽东“噢”了一声伸出手紧紧握着厉焕波的手,重重地摇了几下。

接着,毛泽东同炼铁厂副厂长周传典、技术员张寿荣等人握手问好。

然后,毛泽东登上炉前工休息室屋顶的小平台,这里是李一清等人经反复比较认为是视觉最宜观看出铁的地方,已摆上了几把藤椅和许多板凳。

随后,因等看出铁,毛泽东招呼张治中、先进生产者们坐下来,韩喜想紧挨主席坐下,又怕挤了主席,正犹豫着,毛泽东一眼看出他的心情,伸手按住韩喜的肩头挨自己坐下,并且递给他一支“中华”牌香烟。

韩喜在惊喜之中,将这根香烟珍藏在口袋里。他接着从口袋里掏出火柴,划燃一根替主席点燃香烟,毛泽东微笑地表示谢意。

毛泽东为武钢顺利投产而高兴,做了一件事,创造了自己的游泳之最

毛泽东视察武钢

这时是下午3时25分。站在二弯沟岗位上的李凤恩,兴奋地仰着头朝平台报告:“毛主席,铁水流出来了!”话音未落,火龙般的铁水猛然突出铁口,顺沙沟蜿蜒奔腾而去,一路“噼啪”作响闪出金花从出铁台飞泻而下,垂挂成一束耀眼的火柱倾进铁水罐里。

平台上,毛泽东兴奋地站了起来,望着那汹涌奔流的铁水,满面笑容地同张治中指指点点。这一刻,小平台上的人开始鼓掌,毛泽东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,也居高临下地朝炉前工们鼓掌致意……

然而,第一炉铁水流的时间并不长,很快就断流,火龙消失。

毛泽东看在眼里,倏地收敛笑容,皱了皱眉头,将视线定定地投在李一清的脸上,几乎不相信地问:“没有了么?”李一清很镇静,简短地回答:“完了。”毛泽东离开扶栏,把手一抬,急切地说:“到前面看看,铁水流出多少?”

“主席”,李一清跟上毛泽东,忙说:“100吨。”毛泽东摇了摇头,边走边说:“就出这么一点,再多一点嘛!”李一清正要回答,谢健赶上主席,解释道:“第一炉铁水只要温度好就行,少一点没关系。”

毛泽东听了这话,心里才一块石头落了地,他拍着谢健的肩膀说:“不要紧,会多的,会多的。下次我再来看!”他又兴致勃勃地朝下走去。

看完出铁,毛泽东途经高炉操作室,接见了在此等候的苏联专家。苏联专家们排起队来,由李一清一一介绍,和毛泽东握手。1号高炉顺利出铁,苏联专家组长巴杜洛夫向毛泽东道贺:“这么大的高炉,武钢要建4座。目前,苏联也只有3座,美国1座,这是你们的巨大胜利!”

巴杜洛夫怀着对毛泽东的崇敬,诚挚地说:“在武钢,我对工人和干部的良好关系很高兴。我作总工程师20多年了,以往从没有这种感受。”

毛泽东谦虚地回答:“这是你们教育的结果。”巴杜洛夫:“毛泽东主席,武钢第一期工程将全部提前竣工。我所率领的专家组,将尽全力帮助中国同志掌握全部生产技术。”

毛泽东为武钢顺利投产而高兴,做了一件事,创造了自己的游泳之最

  武钢第一炉铁水流出情景

毛泽东坦然一笑,说:“太好了,感谢你们!”当时,有几位女同志从北京下放武钢参加工业建设,她们在李一清的引荐下和毛泽东见面。因为她们过去在中南海工作,和毛泽东较熟。

毛泽东和她们握手,一边诙谐地问:“你们的‘贾宝玉’找到了没有?”问得这几位姑娘涨红了脸,李一清替她们解围,说:“这些姑娘们来武钢只顾炼铁,顾不着找‘贾宝玉’。”

毛泽东一行来到1号炼焦炉,他在密密麻麻的铁轨中间停下来,向焦化厂厂长袁家柯详细地了解焦炉生产和建设情况,仔细地数了数1号焦炉的孔数。一行人站在灼热的太阳下,李银桥给主席递上草帽,毛泽东摆了摆手,顶着火辣辣的阳光而毫无倦意地观看出焦。

这时,第13号孔的炉门打开了,通红的焦炭穿过火架车,像墙壁倒塌似的倒在消火车上,消火车带着红焦开进消火塔,冰凉的地下水立即把火熄灭,在塔顶上卷起巨大的蘑茹状的白烟,形成了一幅宏伟壮丽的图景。

毛泽东看得出神,一边问:“多少时间出一次?”“平均九分钟一次。”袁家柯回答。

毛泽东看了看手表,说:“好呀,再看第二次。”说着,他脱下衬衣搁在手臂上,一副饶有兴趣的神态,谁都感觉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普通的人。

焦炉工人为了让主席在太阳下少站一会儿,不到三分钟,焦炉第23号孔打开了,出焦过程又重复了一遍。毛泽东欲离去,一边穿着衬衣,看到这一炉焦出炉时冒起了一阵黑烟,就问:“这一炉同上一炉怎么不一样?”

这也逃不过主席的眼睛,袁家柯如实回答:“主席,这一炉生些,还有煤。”

毛泽东明白这是为自己参观而缩短了炼焦时间,禁不住有几分心疼,脱口而出一句话:“那煤不是糟蹋了些!”转眼间,他体味到刚才说话的口气,便用缓和而又风趣的口吻说:“不要紧,还在空中,在地球上嘛。”这么一说,周围的人都吃吃地笑起来了。

这时,参观的一行人正看得兴高采烈,忽然见到一个青年工人,从远远的2号焦炉,连跑带跳地越过几道铁路线,直朝毛主席这边赶来,武钢党委副书记蒋占义赶紧叫人上前去阻拦,毛泽东也看在眼里,阻止一旁的人说:“让他来吧。”

这个青年叫陈家长,是焦化厂化验室工人,从厂前通过烧结厂赶来上中班,听说毛主席来视察,啥也不顾地跑了过来。陈家长到了毛主席跟前,毛主席亲切地和他握了握手,问他叫什么名字,是哪里人,又见他手里拿着一本书,主席问道:“你看的是什么书?”

“是一本《青春之歌》。”陈家长把书递给毛主席。

“哦”,毛主席接过书,翻了翻书面,又问了陈家长的工作学习情况,陈家长一一回答后,欢天喜地跑回去了。

毛泽东为武钢顺利投产而高兴,做了一件事,创造了自己的游泳之最

武钢一号高炉炼出了第一炉铁水

毛泽东到武钢来,本想多了解钢铁冶炼过程,多接触工人群众,但受保卫工作的限制,行动很不方便,他感到很不满足,对王任重说:“没有看好,人太多,受限制。不是我看群众,是群众看了我。要到晚上看就好了!”他的头脑里,又有了新的念头。要近日再一次踏上武钢的土地。同时,王任重听了主席这番半是责备、半是打“招呼”的话,体会到主席饶有余兴,与人商定再安排一次参观武钢,让主席尽兴。

9月13日,毛泽东离开武钢时,他微笑地望着李一清,又语重心长地叮嘱:“像武钢这样的大型企业,可以逐步地办成综合型的联合企业,除生产多种钢铁产品外,还要办点机械工业、化学工业和建筑工业等。这样的大型企业,除工业外,农、商、学、兵都要有一点。”

在炎热的天气里,毛泽东参观武钢高炉、焦炉高温区后,已是满脸汗渍,尘蒙肌肤,白衬衫也变了颜色,他回到东湖宾馆,又跃入东湖游泳。

这一天,毛泽东为武钢顺利投产而高兴,也创造了自己的游泳之最,一天游了一江一湖。

岸边,张治中散步过来,问毛泽东:“主席,你身体真好,东湖的水怎么样?”

毛泽东在湖中畅游,仰起湿漉漉的头颅,朝岸上回答:“东湖的水很清,好是好哇,就是水草太多。”


参考文献:

1.《毛泽东传》

2.《毛泽东生平纪实》

3.《香山纪事》

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千资讯 » 毛泽东为武钢顺利投产而高兴,做了一件事,创造了自己的游泳之最

分享到: